首页 > 女生 > 都市言情 > 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
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 轻舞
35.05万 字 总点击 2 推荐票 0

【女主大佬+团宠+打脸爽文】秦家从小被拐走的女儿找回来了。却是爹不疼,妈不爱,全家嫌弃。亲生母亲:瑶瑶是妹妹,你多让着她一些。便宜亲爹:虽然你才是亲生的,可瑶瑶跟我们感情更深厚。校草哥哥:我只认瑶瑶一个妹妹。*隐形大佬秦烟表示她只想做个朴实无华,岁月静好的普通人。奈何理想很美好,却总有渣渣上门挑衅。黑粉:漂亮无脑,花瓶一个!隔天,有人爆出秦烟入学一周的全科目满分试卷。黑粉:只会读死书,没人和她做朋友!隔天,某高级晚宴上,有人拍到一群普通人跪舔都没资格的超级大佬排队跟秦烟献殷勤。黑粉:呵,交际花。这下捅了马蜂窝,各领域大佬纷纷上微博实力打脸!科技大佬:这是我老大,眼睛不用就都捐了吧。医学大佬:乱嚼我师叔祖舌根?舌头都割了吧。商界大佬:敢造谣我老大?全灭了吧。黑粉:???等着看土包子在豪门闹笑话的渣渣们:???说好的穷山沟土包子,无权无势柔弱可欺呢???*宁城名流之首陆时寒俊美骄矜,高贵冷艳,出了名的清心寡欲。某天,陆时寒发了一条微博。陆时寒:@秦烟,明天回国,小祖宗想要什么礼物。众人:卧槽,什么情况?陆时寒被盗号了?!

书友评论
【女主大佬+团宠+打脸爽文】秦家从小被拐走的女儿找回来了。却是爹不疼,妈不爱,全家嫌弃。亲生母亲:瑶瑶是妹妹,你多让着她一些。便宜亲爹:虽然你才是亲生的,可瑶瑶跟我们感情更深厚。校草哥哥:我只认瑶瑶一个妹妹。*隐形大佬秦烟表示她只想做个朴实无华,岁月静好的普通人。奈何理想很美好,却总有渣渣上门挑衅。黑粉:漂亮无脑,花瓶一个!隔天,有人爆出秦烟入学一周的全科目满分试卷。黑粉:只会读死书,没人和她做朋友!隔天,某高级晚宴上,有人拍到一群普通人跪舔都没资格的超级大佬排队跟秦烟献殷勤。黑粉:呵,交际花。这下捅了马蜂窝,各领域大佬纷纷上微博实力打脸!科技大佬:这是我老大,眼睛不用就都捐了吧。医学大佬:乱嚼我师叔祖舌根?舌头都割了吧。商界大佬:敢造谣我老大?全灭了吧。黑粉:???等着看土包子在豪门闹笑话的渣渣们:???说好的穷山沟土包子,无权无势柔弱可欺呢???*宁城名流之首陆时寒俊美骄矜,高贵冷艳,出了名的清心寡欲。某天,陆时寒发了一条微博。陆时寒:@秦烟,明天回国,小祖宗想要什么礼物。众人:卧槽,什么情况?陆时寒被盗号了?!
同类推荐
  • 一胎三宝:爹地,你拐错妈咪了!

    作者 : 美人无心

    “嫁给我。”一夜之后,他向她求婚。 她一脸惊讶:“为什么是我?” 他漫不经心地说:“因为我儿子喜欢吃你做的菜。” “……” 撩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。 “不嫁!” 初见,她泼了有重度洁癖的他一身茶渍。 再见,她成了患轻度厌食症的他聘请的私人主厨。 后来,她一不小心将他给睡了。 从此,他食髓知味,每天追着她——生宝宝! 他是江城战家第一继承人,清冷矜贵,腹黑深沉。殊不知,这高冷的表皮下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……直到她的出............

  • 萌宝来袭,战少追妻百分百

    作者 : 唐小雪

    初见,他是妇科男医生,她是女病患。 男友劈腿,她抓过他江湖救急,却被他抵在检查室:“检查!” 她求饶卖乖,临走不忘踹他一脚。 一向禁欲的战先生从没想到,会被个丑丫头吸引。 “战先生,我是有老公的人。” 一纸结婚证书塞进她的手里,什么?他就是她嫁的那个“老头子”?

  • 我和超级大佬隐婚了

    作者 : 轻舞

    (推荐新文: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)“绵绵,嫁给我,你会得到一个有钱有颜,还能帮你虐渣渣的绝世好老公。” 一不小心,乔绵绵惹上云城身份最尊贵显赫的男人墨夜司。 很快,全城的人都知道曾扬言终身不娶的墨少娶了个心头宝回来,捧手里怕摔了,含嘴里怕化了。 婚后,墨太太忙着拍戏,虐渣渣。 墨先生忙着宠老婆,宠老婆,还是宠老婆。 下属:“少爷,少夫人今天打了影后程菲菲一巴掌,把人家都打哭了。” 男人皱起了眉头:“又打架了?不像话!告诉她,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,别把自己手弄痛了,我心疼。” 下属:“少爷,外面传言少夫人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。” 隔天,国民男神墨夜司便召开了全球记者会,高调宣布:“乔绵绵,我老婆。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。”

  • 甜婚蜜爱:帝国总裁就宠我

    作者 : 西秋南月

    传说中赫赫有名,不近女色的司少竟有了妻子,妻子还是大丑女? 人人以为司少会很快厌弃她,就连她也以为,但是他就是宠她,还将她宠上天! 林星苑扬起一张有红色胎记的脸,“少爷,我太丑,配不上你,求放过。” 司寒御挑起她的下巴,薄唇轻启,“就算你是丑女,我也爱,别想逃。” 当林星苑洗去脸上伪装的红色胎记,露出洁白无瑕的脸,惊艳全场时,司寒御才知道他的小娇妻哪里貌丑无颜?分明是貌若天仙!

  • 萌宝来袭:战少追妻百分百

    作者 : 唐小雪

    初见,他是妇科男医生,她是女病患。 男友劈腿,她抓过他江湖救急,却被他抵在检查室:“检查!” 她求饶卖乖,临走不忘踹他一脚。 一向禁欲的战先生从没想到,会被个丑丫头吸引。 “战先生,我是有老公的人。” 一纸结婚证书塞进她的手里,什么?他就是她嫁的那个“老头子”?